太极之巅
最全易经学习网站

易经六十四卦第三卦:屯卦正解-水雷屯(坎上震下)

3、第三卦坎宫(二世):水雷屯卦(坎上震下)

水雷屯卦 地位:少阴|人位:老阴|天位:少阳|错卦:火风鼎|综卦:山水蒙|交互卦:山地剥

(清李光地总裁《御纂周易折中》繁体版【卷一上经】第三卦_屯卦:水雷屯卦(震下坎上

(明来知德)卦变图

水雷屯卦:二陽四陰之卦 屬坎

錯 鼎〔伏羲圓圖〕

綜 蒙(正綜,詳見圖解)〔文王序卦〕

中爻 二四合坤(錯乾) 三五合艮(錯兌綜震) 〔孔子繫辭〕

同體 觀晉 ○萃蹇小過 ○蒙 ○震解升 ○頤 ○坎明夷艮 ○臨 十四卦同體

情性 情剛性剛 情險性動

六爻變

初爻變坤:錯乾 成比:錯大有綜師 中爻:下坤上艮 地位
二爻變兌:錯艮綜巽 成節:錯旅綜渙 中爻:下震上艮 地位
三爻變離:錯坎 成既濟:錯未濟綜未濟 中爻:下坎上離 人位
四爻變兌:錯艮綜巽 成隨:錯蠱綜蠱 中爻:下艮上巽 人位
五爻變坤:錯乾 成復:錯姤綜剝 中爻:下坤上坤 天位
六爻變巽:錯震綜兌 成益:錯恒綜損 中爻:下坤上艮 天位

《序卦》:

序卦传:「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屯卦卦辞原文

 屯卦卦辞繁体: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卦辞简体: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原文:

屯卦彖传繁体:《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卦传简体: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屯卦象传原文:

屯卦象传简体: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屯卦象传繁体:《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屯卦初九原文:

屯卦初九爻辞(繁体):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屯卦初九爻辞(简体):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屯卦初九象传:

屯卦初九象传(繁体):《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屯卦初九象传(简体):象曰:虽磐桓,志行正也。以贵下贱,大得民也。

屯卦六二原文:

屯卦六二爻辞(繁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爻辞(简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象传: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三原文:

屯卦六三爻辞(繁体):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幾不如舍。往吝。

屯卦六三爻辞(简体):屯之六三:既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屯卦六三象传:

屯卦六三象传(简体):《象》曰:即鹿无虞,以從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屯卦六三象传(简体):象曰:既鹿无虞,以从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穷也。

屯卦六四原文:

屯卦六四爻辞(繁体):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屯卦六四爻辞(简体):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无不利。

屯卦六四象传:

屯卦六四象传(简体):《象》曰:求而往,明也。

屯卦六四象传(简体):象曰:求而往,明也。

屯卦九五原文:

屯卦九五爻辞(繁体):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屯卦九五爻辞(简体):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屯卦九五象传:

屯卦九五象传(简体):《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卦九五象传(简体):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卦上六原文:

屯卦上六爻辞(繁体):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屯卦上六爻辞(简体):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屯卦上六象传:

屯卦上六象传(简体):《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屯卦上六象传(简体):象曰:泣血涟如,何可长也。

序卦传原文:

【集注】《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

【折中】《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

 

(明)来知德:

屯者難也,萬物始生,欎結未通,似有險難之意,故其字象屮。屮音徹,初生草穿地也。《序卦》:「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唯萬物。屯者盈也,物之始生也。」天地生萬物,屯,物之始生,故次乾坤之後。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屯,《序卦》曰: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萬物始生,鬱結未通,故為盈。塞於天地之間,至通暢茂盛,則塞意亡矣。天地生萬物,屯,物之始生,故繼乾坤之後。以二象言之,雲雷之興,陰陽始交也。以二體言之,震始交於下,坎始交於中,陰陽相交,乃成雲雷,陰陽始交,雲雷相應,而未成澤,故爲屯。若已成澤,則為解也。又動於險中,亦屯之義。陰陽不交則為否,始交而未暢則為屯,在時則天下屯難,未亨泰之時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此仲尼序文王次卦之意也。不序乾坤之次者,以一生二,二生三,二生萬物。則天地之次第可知,而萬物之先後宜序也。萬物之始生者,言剛柔始交,故萬物資始於乾,而資生於坤。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屯卦震下坎上。震一陽動于二陰之下,故其德為動,其象為雷。坎一陽陷于二陰之間,故其德為陷為險,其象為雲為雨為水。有天地,而後萬物生焉,屯者難也。物之始生,鬱結未通。故其為字,象草穿地始出未申,此屯所以次乾坤之後也。其卦以震遇坎,乾坤始交而遇坎陷,故其名為屯也。六爻二陽四陰。凡卦爻中陰陽以少者為主,故二陽為四陰之主。然五坎體,陷而失勢。初震體,動而得時。屯難之世,陽剛善下,可以有為,故初為全卦之主也。五但小貞吉而已。餘四爻皆因初起義。四應初則往吉。三不應初則往吝。二乘初則不進。上遠初則道窮。此全卦六爻之大略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

 

不二注:屯者,盈也。屯者,萬物之始生也。折中、集注比集解少了一个万字。

【云雷屯卦】卦辞原文

 

屯卦卦辞繁体: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卦辞简体: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春秋)子夏:

剛生於柔,動在險中,屯也。天地之道,交而生物。君民之道,交而生事。物者得治後生也,事者經之而後遂也。難而營之,動於險中而獲於大通以正也。非智者不能善其道也。陽震,春四時之首也。雷雨動而滿盈,造物之始也。猶除草而為居也。始於冥昧未見也。險在於前矣,何所往哉。安而立已,勤而力民,協其力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三国吴)虞翻:

[屯,元亨利貞。]虞翻曰:坎二之初,剛柔交震,故元亨。之初得正,故利貞矣。[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虞翻曰:之外稱往。初震得正,起之欲應,動而失位,故勿用有攸往。震為侯,初剛難拔,故利以建侯。老子曰:善建者,不拔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屯,元亨利貞。]注云:剛柔始交,是以屯也。不交則否,故屯乃大亨也。大亨則无險,故利貞。[勿用有攸往。]注云:往益屯也。[利建侯。]注云:得主則定。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唐)孔颖达:

孔穎達疏:正義曰:屯,難也。剛柔始交而難生,初相逢遇,故云:屯,難也。以陰陽始交而為難,因難物始大通,故元亨也。萬物大亨,乃得利益而貞正,故利貞也。但屯之四德,劣於乾之四德,故屯乃元亨,亨乃利貞。乾之四德,无所不包。此即勿用有攸往,又別言利建侯,不如乾之无所不利。此已上說屯之自然之四德,聖人當法之。

「勿用有攸往,利建侯」者,以其屯難之世,世道初創,其物未寧,故宜利建侯以寧之。此二句釋人事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南宋)朱熹:

【本義】震坎皆三畫卦之名。震一陽動於二陰之下,故其德為動,其象為雷。坎一陽陷於二陰之間,故其德為陷為險,其象為雲為雨為水。屯,六畫卦之名也,難也,物始生而未通之意,故其為字,象屮穿地始出而未申也。其卦以震遇坎,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其名為屯。震動在下,坎險在上,是能動乎險中。能動雖可以亨,而在險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筮得之者,其占為大亨而利於正,但未可遽有所往耳。又初九陽居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之象,故筮立君者遇之則吉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屯有大亨之道,而處之利在貞固,非貞固何以濟屯?方屯之時,未可有所往也。天下之屯,豈獨力所能濟?必廣資輔助,故「利建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朱子語類》云:屯是陰陽未通之時,蹇是流行之中有蹇滯,困則窮矣。

問:《彖》曰「利建侯」,而《本義》取初九陽居陰下為成卦之主,何也?曰:成卦之主,皆說於彖辭下,如屯之初九「利建侯」,大有之五,同人之二皆如此。

又問:屯「利建侯」,此占恐與乾卦「利見大人」同例。曰:然。若是自卜為君者得之,則所謂「建侯」者乃己也若是卜立君者得之,則所謂「建侯」者乃君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屯》有大亨之道,而處之利在貞固,非貞固何以濟屯?方屯之時,未可有所往也。天下之屯,豈獨力所能濟?必廣資輔助,故「利建侯」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宋)趙汝楳:

趙氏汝楳曰:卦辭總一卦之大義,爻辭則探卦辭之所指。因六爻之象之義,析而明之。如「吉无不利」,則亨利之義「磐桓」「班如」「幾不如舍」「小正」,皆「勿用有攸往」之義。初之建侯,即顯卦象利建侯之辭為初而發。餘卦放此。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苏轼

因世之屯,而務往以求功,功可得矣,而爭功者滋多,天下之亂愈甚,故勿用有攸往。雖然,我則不往矣,而天下之欲往者皆是也1,故利建侯。天下有侯,人各歸安其主2,雖有往者,夫誰與為亂?

1.欲往者:《蘇氏易傳》作「欲往焉者」。
2.主:《蘇氏易傳》作生,上言天下有侯,下句應為歸安其主,故不從。

---(苏轼【东坡易传】卦彖传(查看原文)

 

(宋)俞琰

屯,張倫反。此卦下震上坎。震,動也;坎,險也。動而遇險,則其動艱難而未能遽通,屯之義也。處屯之時,不動則不能出險,動則可以大亨。然動乎險中,則宜固守以正,其故其占曰「元亨利貞」,蓋總上下二體而言處屯之道也。勿用有攸往,指上體之坎,謂坎險在前,不可遽往也。利建侯,指下體之震,謂宜建立侯國之君也。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

 

(南宋杨万里

(氣始交未暘曰屯,物句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物屯求亨,時屯亦求亨,然時屯求亨。其道有三,惟至正為能正天下之不正,故曰利貞;惟不欲速為能成功之速,故曰勿用有攸往;惟多助為能克寡助,故曰利建侯。漢高帝平秦項之亂,除秦苛法,為義帝發喪,得屯之利貞;不王之關中而王之蜀漢,隱忍就國而不敢校,得屯之勿用有攸往;會固陵而諸侯不至,亟捐齊梁,以王信越得屯之利建侯。二帝三王,亨屯之三道,高帝未及也,而亨屯之功如此,而況及之者乎。

*註:氣始以下廿一字,從董氏真卿會通增。學易記所引,第二句作第一句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彖传

(南宋)朱震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自屯彖而下,乃以卦變為象。屯臨之變自震來,四之五,震者,乾交於坤,一索得之,剛柔始交也。四之五成坎,坎,險難,剛柔始交而難生也。易傳曰:始交而未暢為屯,在時則天下未亨之時,此以震坎釋屯之義也。安乎險而不動與?動乎險中不以正,皆非濟屯之道。初九正也,四之五得位,大者亨以正而利也。以天地觀之,剛柔始交,鬱而未暢,雷升雨降,其動以正,則萬物滿盈乎天地之間,有不大亨乎?此以初九、九五釋元亨利貞也。震,雷也,坎,雨也,兌,澤上而成坎,故為雨。初九,屯之主也,初往之五,行必犯難,益屯而不能亨矣。君子宜守正待時,故勿用有攸往,此言初九也。天造之始,草創冥昧,人思其主,能乘時衆,建諸侯,使人人各歸以事主,雖有强暴,誰與之為亂哉?四為諸侯,九五在上,六四正位,分民而治,建侯也。雖則建侯,而未始忘乎險難,震為草,乾之始也,坤為冥昧,坎為勞,故曰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此再言初九、九五也。以卦氣言之,十月卦也。太玄準之以礥。或曰:聖人既重卦矣,又有卦變,何也?曰:因體以明用也,易无非用,用无非變。以乾坤為體,則以八卦為用;以八卦為體,則以六十四卦為用;以六十四卦為體,則以卦變為用;以卦變為體,則以交爻相變為用,體用相資,其變无窮。而乾坤不變,變者易也,不變者易之祖也。所謂天下之動,貞夫一也,故曰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繫辭焉而命之動在其中矣。又曰:辭也者,各指其所之考其所命之辭,尋其辭之所指,則於變也。若辨白黑矣。夫易之屢遷,將以明道,而卦之所變,舉一隅也。推而行之,觸類而長之,存乎卜筮之所尚者,豈有既哉?故在春秋傳曰某卦之某卦者,言其變也。若伯廖舉豐之上六曰在豐之離,知莊子舉師之初六曰在師之臨。其見於卜筮者,若崔子遇困之大過者,六三變也,莊叔遇明夷之謙者,初九變也,孔成子遇屯之比者,初九變也,南蒯遇坤之比者,六五變也,陽虎遇泰之需者,六五變也,陳仲遇觀之否者,六四變也。周官太卜掌三易之灋,其經卦皆八,其別皆六十有四,八卦謂之經,則六十四卦為卦變可知。故曰卦之所變,舉一隅也。王弼盡斥卦變以救易學之失,救之是也,盡斥之非也。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

(元)胡炳文:

胡氏炳文曰:屯蒙繼乾坤之後,上下體有震、坎、艮,乾坤交而成也。震則乾坤之始交,故先焉。初以一陽居陰下而為成卦之主。「元亨」,震之動「利貞」,為震遇坎而言也。非「不利有攸往」,不可輕用以往也。易言「利建侯」者二:豫「建侯」,上震也屯「建侯」,下震也。震長子,「震驚百里」,皆有侯象。

---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蔡清曰:

蔡氏清曰:屯、蹇雖俱訓難,而義差異。困亦不同。屯是起腳時之難,蹇是中間之難,困則終窮,而難斯甚矣。

○又曰:「利貞,勿用有攸往」,二句一意,故《彖傳》只解「利貞」。

○又曰:《本義》所謂以陽下陰,及初九之《象傳》所謂「以貴下賤」,皆是主德言,非以位言也。故曰: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之象。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乾坤始交,而遇險陷,故名為屯。所以氣始交未暢曰屯,物勾萌未舒曰屯,世多難未泰曰屯,造化人事皆相同也。震動在下,坎陷在上,險中能動,是有撥亂興衰之才者,故占者元亨,然猶在險中,則宜守正而未可遽進,故勿用有攸往。勿用者,以震性多動,故戒之也。然大難方殷,無君則亂,故當立君以統治。初九陽在陰下,而為成卦之主,是能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者也。占者必從人心之所屬望,立之為主,斯利矣,故利建侯。建侯者立君也。險難在前,中爻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建侯之象。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明)释智旭

 

乾坤始立。震一索而得男。为动。为雷。坎再索而得男。为陷。为险。为云。为雨。乃万物始生之时。出而未申之象也。始则必亨。始或不正。则终于不正矣。故元亨而利于正焉。此元亨利贞。即乾坤之元亨利贞也。乾坤全体太极。则屯亦全体太极也。而或谓乾坤二卦大。余卦小。不亦惑乎。夫世既屯矣。傥务往以求功。只益其乱。唯随地建侯。俾人人各归其主。各安其生。则天下不难平定耳。杨慈湖曰。理屯如理丝。固自有其绪。建侯。其理之绪也。佛法释者。有一劫初成之屯。有一世初生之屯。有一事初难之屯。有一念初动之屯。初成。初生。初难。姑置弗论。一念初动之屯。今当说之。盖乾坤二卦。表妙明明妙之性觉。性觉必明。妄为明觉。所谓真如不守自性。无明初动。动则必至因明立所而生妄能。成异立同。纷然难起。故名为屯。然不因妄动。何有修德。故曰。无明动而种智生。妄想兴而涅槃现。此所以元亨而利贞也。但一念初生。既为流转根本。故勿用有所往。有所往。则是顺无明而背法性矣。惟利即于此处用智慧深观察之。名为建侯。若以智慧观察。则知念无生相。而当下得太平矣。观心妙诀孰过于此。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乾坤始交而遇險陷,世界草昧之時。震動在下,坎險在上。在險中有震動之才,可以大亨。但出險有機,利于守正,未可妄進。震性好動,故戒以勿輕往也。三四五互為艮止,勿用攸往之象。震一君二民,又為長子,震驚百里,有侯象。初九陽居陰下,為成卦之主。是以賢下人,得民而可君,故利于建侯。筮立君者遇之則吉也。蓋盈天地之間者萬物,萬物以人為首,人道以君為尊。草昧之時,震動出險,立君得正,乃以繼天立極。此屯所以具四德而繼乾坤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

 

朱邦復

│象:屯綜蒙。下震上坎,初動遇險,故曰屯。

│釋:大亨利正,不要急功近利,利於逐步建立事業。

│彖: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註:天造草昧--上天所造之自然現象。

│象:上坎動=雨,雷雨交加下震=蕃草。上坎又=月,視不明,路荒涼之狀。

│釋:陰陽始交之時,混沌未定,故稱屯。此天下大亂之際,宜先求安定。

│象: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註:經綸--治絲之工作。

│象:上坎=雲,雲厚有雷之象。

│釋:當有變化之際,是君子治亂有為之時。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

 

 

 

屯卦原文:

屯卦彖传繁体:《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卦传简体: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三国吴)虞翻:

虞翻曰:乾剛坤柔,坎二交初,故始交。確乎難拔,故難生也。[雷雨之動滿盈,]震雷坎雨,坤為盈也。謂三已反正,成既濟。坎水流坤,故滿盈。謂雷動雨施,品物流形也。[宜建侯而不寧。]造,造生也。草,草創物也。坤冥為昧,故天造草昧。成既濟定,故曰不寧,言寧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东汉)荀爽:

荀爽曰:[動乎險中,大亨貞。]物難在始生,此本坎卦也。[雷雨之動滿盈,]雷震雨潤,則萬物滿盈而生也。[天造草昧。]謂陽動在下,造物於冥昧之中也。[宜建侯而不寧。]天地初開,世尚屯難,震位承乾,故宜建侯。動而遇險,故不寧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东晋)干寶:

干寶曰:[宜建侯而不寧。]水運將終,木德將始,殷周際也。百姓盈盈,匪君子不寧。天下既遭屯險之難,後王宜蕩之以雷雨之政,故封諸侯以寧之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崔憬:

崔憬曰:十二月陽始浸長,而交於陰,故曰剛柔始交。萬物萌芽,生於地中,有寒冰之難,故言難生。於人事,則是運季業初之際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李鼎祚

案:[動乎險中,大亨貞。]初六升二,九二降初,是剛柔始交也。交則成震,震為動也,上有坎,是動乎險中也。動則物通而得正。故曰「動乎險中,大亨貞」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唐)孔穎達:

孔氏穎達曰:草,謂草創。昧,謂冥昧。言天造萬物於草創之始,如在冥味之時也。於此草昧之時,王者宜建立諸侯,以撫恤萬方之物,而不得安居無事。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始於險難,至於大亨,而後全正,故曰「屯,元亨利貞」。[雷雨之動滿盈。]注云:雷雨之動,乃得滿盈,皆剛柔始交之所為。[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注云:屯體不寧,故利建侯也。屯者,天地造始之時也,造物之始,始於冥昧,故曰草昧也。處造始之時,所宜之善,莫善建侯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唐)孔穎達:

疏:正義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者,此一句釋屯之名,以剛柔二氣始欲相交,未相通感,情意未得,故難生也。若剛柔已交之後,物皆通泰,非復難也。唯初始交時而有難,故云「剛柔始交而難生」。

「動乎險中,大亨貞」者,此釋四德也。坎為險,震為動,震在坎下,是動於險中。初動險中,故屯難動而不已;將出於險,故得大亨貞也。大亨即元亨也,不言利者,利屬於貞,故直言大亨貞。

「雷雨之動滿盈」者,周氏云:「此一句覆釋亨也」。但屯有二義,一難也,二盈也。上既以剛柔始交釋屯難也,此又以雷雨二象解盈也。言雷雨二氣,初相交動,以生養萬物,故得滿盈,即是亨之義也。覆釋亨者,以屯難之世不宜亨通,恐亨義難曉,故特釋之。此已下說屯之自然之象也。

「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者,釋「利建侯」也。草謂草創,昧謂冥昧,言天造萬物於草創之始,如在冥昧之時也。于此草昧之時,王者當法此屯卦,宜建立諸侯以撫恤萬方之物,而不得安居无事。此二句以人事釋屯之義。

注:雷雨至所為。

正義曰:「雷雨之動,乃得滿盈」者,周氏、褚氏云:「釋亨也,萬物盈滿則亨通也」。「皆剛柔始交之所為」者,雷雨之動,亦陰陽始交也。萬物盈滿,亦陰陽而致之,故云「皆剛柔始交之所為」也。若取屯難,則坎為險,則上云「動乎險中」是也。若取亨通,則坎為雨,震為動,此云「雷雨之動」是也。隨義而取象,其例不一。

注:屯體至建侯。

正義曰:「屯體不寧」者,以此屯邅險難,其體不寧,故「宜建侯」也。「造物之始,始于冥昧」者,造物之始即天造草昧也。草謂草創初始之義,始于冥昧者,言物之初造,其形未著,其體未彰,故在幽冥闇昧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明)蔡清:

蔡氏清曰:草雜亂則不定矣,故下云天下未定。昧,晦冥則不明矣,故下云名分未明。名分不獨謂君臣上下,如父子夫婦昆弟之類皆是也,立君統治者,君臣,人道之綱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明)何氏楷:

何氏楷曰:震之未動,坎氣為雲,雲上雷下,鬱結而未成雨,所以為屯。動則雲化為雨,雷上雨下,屯之鬱結者變而為解,而未亨者果大亨矣。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以二體釋卦名,又以卦德卦象釋卦辭,剛柔者乾坤也,始交者震也。一索得震,故為乾坤始交。難生者坎也,言萬物始生即遇坎難,故名為屯。動乎險中者,言震動之才,足以奮發有為,時當大難,能動則其險可出,故大亨,然猶在險中,時猶未易為,必從容以謀其出險方可,故利貞。雷震象,雨坎象。天造者,天時使之然,如天所造作也。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也。昧者,如天未明,坎為月,天尚未明,昧之象也。坎水內景,不明于外,亦昧之象也。雷雨交作,雜亂晦冥,充塞盈滿于兩間,天下大亂之象也。當此之時,以天下則未定,以名分則未明,正宜立君以統治。君既立矣,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必為君者憂勤兢畏,不遑寧處,方可撥亂反正,以成靖難之功。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于聲色,則非不寧者矣。此則聖人濟屯之深戒也。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攸往。建侯而不寧,即利建侯。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释智旭

乾坤立而刚柔交。一索得震为雷。再索得坎为雨。非难生乎。由动故大亨。由在险中故宜贞。夫雷雨之动。本天地所以生成万物。然方其盈满交作时。则天运尚自草乱昧暝。诸侯之建。本圣王所以安抚万民。然方其初建。又岂可遽谓宁贴哉。佛法释者。无明初动为刚。因明立所为柔。既有能所。便为三种相续之因。是难生也。然此一念妄动。既是流转初门。又即还灭关窍。惟视其所动何如耳。当此际也。三细方生。六粗顿具。故为雷雨满盈天造草昧之象。宜急以妙观察智重重推简。不可坐在灭相无明窠臼之中。盖凡做功夫人。若见杂念暂时不起。便妄认为得力。不知灭是生之窟宅。故不可守此境界。还须推破之也。

---(释智旭周易禅解卦彖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以雲雷二象言之,則剛柔始交也。以坎震二體言之,動乎險中也。剛柔始交,未能通暢則艱屯,故云難生。又動於險中,為艱屯之義,所謂大亨而貞者,雷雨之動滿盈也。陰陽始交,則艱屯未能通暢。及其和洽,則成雷雨滿盈於天地之間,生物乃遂。屯有大亨之道也,所以能大亨,由夫貞也。非貞固安能出屯?人之處屯,有致大亨之道,亦在夫貞固也。天造草昧,上文言天地生物之義,此言時事天造,謂時運也。草,草亂无倫序。昧,冥昧不明。當此時運,所宜建立輔助則可以濟屯。雖建侯自輔,又當憂勤兢畏,不遑寧處,聖人之深戒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苏轼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屯有四陰,屯之義也。其二陰以无應為屯,其二陰以有應而不得相從為屯。故曰:剛柔始交而難生。物之生,未有不待雷雨者,然方其作也,充滿潰亂,使物不知其所從,若將害之,霽而後見其功也。天之造物也,豈物物而造之1?蓋草略茫昧而已。聖人之求民也,豈人人而求之,亦付之諸侯而已。然以為安而易之則不可。

1.之:《蘇氏易傳》无此字。

---(苏轼【东坡易传】(查看原文)

(宋)王安石:

王氏安石曰:難,生也,動乎險中也。此雲雷之時也,故曰雲雷屯。卒至於雷雨之動滿盈,然後能免乎險而屯難解。大亨貞,要屯之終而為言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

以雲雷二象言之,則剛柔始交也。以坎震二體言之,動乎險中也。剛柔始交,未能通暢,則艱屯,故云難生。又動於險中,為艱屯之義。[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所謂大亨而貞者,雷雨之動滿盈也。陰陽始交則艱屯,未能通暢,及其和洽則成雷雨,滿盈于天地之間,生物乃遂。屯有大亨之道也,所以能大亨,由夫貞也,非貞固安能出屯?人之處屯,有致大亨之道,亦在夫貞固也。[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上文言天地生物之義,此言時事天造,謂時運也。草,草亂无倫序;昧,冥昧不明。當此時運,所宜建立輔助則可以濟屯。雖建侯自輔,又當憂勤兢畏,不遑寧處,聖人之深戒也。

---(北宋)程颐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往则失其居矣。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彖传

(南宋)朱震:

朱氏震曰:震者乾交於坤,一索得之,剛柔始交也。坎險難,剛柔始交而難生也。

○張氏清子曰:乾坤之後,一索得震為始交,再索得坎為難生,而承上接下之辭,所以合震坎之義,而釋其為屯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南宋杨万里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震以初九之陽而下于陰,以六二之陰,而上于陽,皆居一卦之始,故曰剛柔始交。以震遇坎,故曰難生,震動坎險,故曰動乎險中。臨險難而不妄動,必正而後動,是惟无動,動則大亨,故曰大亨貞。仗至正以動於險難之中,如天地之動,一動而雷雨盈於天地之間,亨孰大焉。留屯難之世,如造化之初,草而未齊,昧而未明,能動以正,而又得建侯之助,則屯可亨矣。大亨貞,郎卦辭之元亨利貞,動而雷雨滿盈,即勿用有攸往。建侯而不自寧,即利建候。然卦言勿用攸往,而彖言雷雨之動者,勿用攸往,非終不動也,審而後動也。屯之元亨利貞,非如乾之四德,故曰大亨貞。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彖传

 

(南宋)朱熹:

[屯,剛柔始交而難生。]【本義】以二體釋卦名義。始交謂震,難生謂坎。[動乎險中,大亨貞。]【本義】以二體之德釋卦辭。動,震之為也。險,坎之地也。自此以下,釋元亨利貞,乃用文王本意。

《朱子語類》問:《本義》云,此以下釋元亨利貞用文王本意,何也?曰:乾元亨利貞,至孔子方作四德說,後人不知,將謂文王作易,便作四德說,即非也。如屯卦所謂元亨利貞者,以其能動,雖可以亨,而在險則宜守正。故筮得之者,其占為大亨而利於正,初非謂四德也。故孔子釋此彖辭,只曰「動乎險中,大亨貞」,是用文王本意釋之也。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本義》以二體之象釋卦辭。雷,震象。雨,坎象。天造,猶言天運。草,雜亂。昧,晦冥也。陰陽交而雷雨作,雜亂晦冥,塞乎兩間。天下未定,名分未明。宜立君以統治,而未可遽謂安寧之時也。不取初九爻義者,取義多端,姑舉其一也。

 

[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朱子語類》問:剛柔始交而難生,《程傳》以雲雷之象為始交,謂震始交於下,坎始交於中,如何?曰:剛柔始交,只指震言。所謂震一索而得男也。此三句各有所指,「剛柔始交而難生」是以二體釋卦名義,「動乎險中大亨貞」是以二體之德釋卦辭,「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是以二體之象釋卦辭。只如此看甚明,緣後來說者交雜混了,故覺語意重複。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彖》曰:[屯,剛柔始交而難生。]乾坤之後,一索得震為始交,再索得坎為難生。此正昏冥雜亂之時,此以二體釋屯之名義也。[動乎險中,大亨貞。]

動乎險中,未遽出險。震體能動,故可大亨。坎在險中,故宜正。自此以下釋元亨利貞,皆不言四德,用文王本意。此以二體之德釋卦辭也。[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此以二體之象釋卦辭也,雷,震象。雨,坎象。物之生未有不待雷雨者,然必霽而後見其功。當其方動,充滿凟亂,不知所從,則氣運鬱塞之時也。孔子即此以言世道,言此乃天造之草昧。草者,如草不齊。震為蕃草之象。昧者,如天未明。坎為月,天尚未明。又坎水外暗內明,亦昧之象。此時,天使之然,如天所造。天下未定,名分未明,雜亂晦冥之際,宜立君以統治之。然君初立,治理猶疎,日夜不遑寧處,乃可成撥亂反正之功。如更始既立,日夜縱情聲色,非不寧者矣。蓋惟侯心不寧,方可求天下之寧也。自屯卦以下,彖傳皆先釋卦之名義,後釋卦辭。而釋卦辭又各有所取。或卦體,或卦象,或卦德,或卦變,而彖之旨盡矣。此皆先儒所未及。說似拘,而分疏清析,不可易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彖传

(清)李光地

案:《本義》以動乎險中釋大亨貞,雷雨之動以下釋建侯。《程傳》則以動乎險中屬上句,總釋卦名,而以雷雨之動滿盈一句釋大亨貞。今觀屯稱雲雷,解稱雷雨,則屯之時猶未解也。夫子欲明元亨之義,故變雲雷言雷雨,以見屯之必解,則觀其動也,而屯之元亨可知矣。然動者亨之機爾,其醞釀姻媼以滿盈其氣,又足以見貞固之義。《程傳》說可從,故王氏何氏同。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九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集解】周氏云:此一句覆釋亨也。萬物盈滿則亨通也。褚氏同。[疏]

天造草昧。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汉)郑康成

【集解】鄭康成曰:造,成也。草,草創。昧,昧爽也。[文選注]董遇曰:草昧微物。[釋文][宜建侯而不寧。]鄭康成曰:而讀曰能,能猶安也。[釋文]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屯卦象传原文:

屯卦象传简体: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屯卦象传繁体:《象》曰:雲雷,屯。君子以經綸。

(春秋)卜子夏

雲,畜雨者也。雷,下震之,將降而滿盈也。君子務時經綸而可大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查看原文)

 

 

(西汉)《九家易》:

《九家易》曰:雷雨者,興養萬物。今言屯者,十二月雷伏藏地中,未得動出。雖有雲雨,非時長育,故言屯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东汉)荀爽:

荀爽曰:屯難之代,萬事失正。經者,常也。綸者,理也。君子以經綸,不失常道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东吴)姚信:

姚氏信曰:經,緯也。時在屯難,是天地經綸之日,故君子法之,須經綸艱難也。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曹魏)王弼:

注云:君子經綸之時。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唐)孔颖达:

疏:正義曰:經謂經緯,綸謂繩綸,言君子法此屯象有為之時,以經綸天下,約束於物,故云「君子以經綸」也。姚信云:「綸謂緯也,以織綜經緯。」此君子之事,非其義也。劉表、鄭玄云「以綸為淪字」,非王本意也。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

 

(南宋)朱熹:

《本義》坎不言水而言雲者,未通之意。經綸,治絲之事,經引之,綸理之也。屯難之世,君子有為之時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坎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為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觀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濟于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宋)李舜臣:

李氏舜臣曰:坎在震上為屯,以雲方上升,畜而未散也。坎在震下為解,以雨澤既沛,無所不被也。故雷雨作者,乃所以散屯。而雲雷方興,則屯難之始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宋)項安世:

項氏安世曰:經者立其規模,綸者糾合而成之,亦有艱難之象焉。經以象雷之震,綸以象雲之合。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宋)馮椅:

馮氏椅曰:雲雷方作而未有雨,有屯結之象。君子觀象以治世之屯,猶治絲者,既經之又綸之,所以解其結而使就條理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南宋杨万里

天下无事,庸人不庸人;天下多難,豪傑不豪傑。當屯難之時,君子當之,豈可以晏然處之哉?非有經綸天下之才,則屯未易亨。郭子和曰:坎在上為雲,故雲雷屯。坎在下為雨。故雷雨作解。雲而未雨,所以為屯,其說最明。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彖传

(北宋)程颐:

不云雨而云雲者,雲爲雨而未成者也。未能成雨,所以為屯。君子觀屯之象,經綸天下之事,以濟於屯難。經緯,綸緝謂營為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云雷皆是气之聚处,屯,聚也。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彖传

(南宋)朱震:

坎在上為雲,雷動於下,雲蓄雨而未降,屯也。屯者,結而未解之時,雨則屯解矣。彖言雷雨之動滿盈者,要終而言也。解絲棼者,綸之經之,經綸者,經而又綸,終則有始,屯自臨變,離為絲,坎為輪,綸也,離南坎北為經,經綸也。君子經綸以解屯難,凡事有未决反復,思念亦此象也。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

(元)吳澄:

吳氏澄曰:君子治世猶治絲,欲解其紛亂。屯之時,必欲解其鬱結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十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上坎為雲,故曰雲雷屯。下坎為雨,故曰雷雨解。經綸者治絲之事,草昧之時,天下正如亂絲,經以引之,綸以理之,俾大綱皆正,萬目畢舉,正君子撥亂有為之時也,故曰君子以經綸。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釋文]論,音倫。鄭如字,本亦作綸。

【集解】鄭康成曰:謂論撰書禮樂,施政事。[釋文]姚信曰:綸謂綱也。[疏]黃穎曰:經綸,匡濟也。[釋文]李氏曰:雲陰也,雷陽也,陰陽二氣相激,薄而未通感,情不相得,故難生也。君子處難之時,不得安然无事,經營綸理以輔屯難也。[口訣義]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彖传(查看原文)

 释智旭

在器界。则有云雷以生草木。在君子。则有经纶以自新新民。约新民论经纶。古人言之详矣。约自新论经纶者。竖观此心不在过现未来。出入无时。名为经。横观此心不在内外中间。莫知其乡。名为纶也。佛法释者。迷于妙明明妙真性。一念无明动相即为雷。所现晦昧境界之相即为云。从此便有三种相续。名之为屯。然善修圆顿止观者。只须就路还家。当知一念动相即了因智慧性。其境界相即缘因福德性。于此缘了二因。竖论三止三观名经。横论十界百界千如名纶也。此是第一观不思议境。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卦彖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坎不言水而言雲者,在雷之上。鬱而未通,雨而未成也。坎在震下,則為雷雨之解矣。彖言雷雨,象言雲雷。彖言其動,象著其體也。經綸,治絲之事。君子治世,猶治亂絲,解其紛結。經者,理其緒而分之。猶雷自斂而發。綸者,比其類而合之。猶雲自散而聚。屯難之世,人皆惶懼沮喪,不知正君子經綸之時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彖传

 

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译文]屯卦象征始生:极为亨通,利于坚守正道。不宜(着急)有所前进,(要多依靠周围力量的辅助)利于建立诸侯。(贞:守持正固。攸:音you,所。)

[提示]指出艰难创始时期的形势和策略。

乾、坤之后的第一卦就是屯卦,因为在六十四卦中,乾、坤两卦象征天地,其余六十二卦象征由乾、坤二卦相交错而产生的万事万物。屯卦意为“初生”。象征万物始生状态(“屯”的古文字像草芽破土而出尚未伸展的形状),故以屯卦作为乾、坤二卦始交而产生的第一卦。古人认为,天地开始产生万物时,万物处在一片混沌之中,这种状态也叫做“屯”。《序卦传》说:“屯者,物之始生也。”

卦辞也有“元亨利贞”四字,这与乾卦不同。乾卦的“元亨利贞”说的是“天之道”,四个字分开解释,为天之“四德”屯卦的“元亨,利贞”说的是“人之事”,“元亨”意为“大亨”(极为亨通),“利贞”意为“利于坚守正道”。因为事物初生,正待成长,有一股难以抑制的勃勃生机,所以其势极为亨通。但初生之物毕竟脆弱,必须正其根本,所以又宜于守正。

“勿用有攸往”就是不可轻举妄动的意思。固然新生事物有大亨之象,将来必然亨达,但目前倒底是萌芽状态,困难不少,必须坚守基地,培固根本,不能轻易有所动作,遽图发展。

“利建侯”是一种比方。当新生力量处于开创局面的艰难时期,在固守基地的同时,应该广求辅助。正如一个君王登基,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而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分封诸侯,作为自己的辅助力量。总之,卦辞指出了在创始的艰难之中的发展趋势和策略原则。《彖传》对卦辞进一步加以发挥,可以加深我们对卦理的领会。

《彖》曰:屯。刚柔始交而难生。动乎险中。大亨贞。

[译文]《彖传》说:屯卦象征初生,阳刚阴柔开始结合,艰难也随之产生。在艰险之中变动,如能坚持正道是极为亨通的。

[提示]解释卦辞“元亨,利贞”。

《彖传》强调了“难”和“险”。在事业草创时期确实有不少艰难和危险。从本卦上下二体的关系看,下卦为震为动上卦为坎为险,是动而遇险之象。所以一般称创始的艰难为“屯难”。

“动乎险中”之所以能够“大亨贞”,是因为新生事物总是在艰险之中成长壮大的,只要在求发展中能坚持正道(“贞”),其前景无疑是极为亨通(“大亨”)的。问题在于,动则可以出险,当然不容不动;同时,动又要合乎正道(“贞”),动得适宜,才能获得“大亨”。

雷雨之动满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宁。

[译文]雷雨将作,乌云雷声充满天地间,正如大自然造设万物于草创之际、冥昧之时,这时应该建立诸侯,不可安居无事。

[提示]解释卦辞“利建侯”。

雷雨之象是从组成屯卦的震、坎二体推演出来的。震为雷;坎在下为雨水,而屯卦的坎在上,只是云气。此时欲雨而未雨,只有乌云和雷声,阴阳二气充盈天宇,是雷雨将作时的景象,也是刚柔始交、物将萌生时的氤氲状,这正如大自然在造设万物的草创时期那种冥昧状态。当此艰难创始时期,一切都混乱得很,但我们不遑宁处,无法安居,应该建立诸侯,作为自己的辅佐力量。《大象传》也是由云雷之象推演到人事的。

《象》曰:云雷,屯。君子以经纶。

[译文]《象传》说:乌云与雷声混杂,象征“初生”。君子在初创时期要努力于治理经营。(经纶:治丝,比喻治理。)

[提示]指示新生事物在草创时期要努力经营。

云雷交至,雷雨将作,是事物初创阶段的象征。这也是用天象来比附人事。君子见到这种自然景象,就应该想到,愈是初生之物,愈是草创之事,就愈加需要治理经营。

第二谜:屯卦是怎样练成的——透解屯与蒙
一、屯卦为什么排第三?
二、邵子论道
三、屯卦首现不和谐
四、详解屯之覆卦蒙

一、屯卦为什么排第三?
紧随乾一坤二紧随其后的是第三卦屯,这是按《易》之形势上的上经三十卦得出的结论,这只是表象,本质上是第七卦,因为乾坤的三组身份复成一个了。但从卦上看就是第三个,所以我就按上卦三十下卦三十四的原有序号排下去,我们知道本质也就是了,形式并不重要。
造天造地已经完成,是到了该结束先天单纯的阳生阴与阴生阳历史的时候了。既然要进入后天,那么乾坤两卦自然得先做表率,他们不做表率,这后天也没法开始。在上一章我们主要讨论的是乾坤两卦的先天属性,本篇与下一篇则研究他们的后天属性。后天属性比先天就简单的多了,把乾坤十二爻打散重新组成两卦,有来表示接下来的卦是乾为父坤为母生的。我相信当年虽然没有发达的基因学,但人们还是发现了后代与他们的父母不同程度的有相似之处,这显然是极容易理解的,因此父母定好了,父母的爻重组成新的卦,就和后代与父母某种程度上相似就吻合了。

可是为何偏偏是屯卦位列第三?
为何乾坤的第一个孩子是屯卦?

这个问题一定不是我自己一人这么想,这是我们释解屯卦前必须解决的问题。现在从先天转到后天,我们的依据只有后天乾坤两卦,虽然依据不多,但足够用了,只要我们相信《易》是有血脉的,只要我们相信我们前面的推理是正确的,只要我们相信《易》卦不是诗集,而是有联系的卦的发展。
我还相信一定是先有卦形然后才有卦名,中国汉字最早是象形字亦是由形而出,卦也一定是这样,毕竟画横比写字容易的多,也更容易让人理解。而屯卦之形一定有其必然性,绝非任何一卦都可以成为第三卦。《易》之严谨与逻辑关系之明确,我一丝一毫也不怀疑。这个世界只有我们想不到,没有《易》做不到。
可是我却从未见任何一本书言及屯卦究竟由何而来,更不用说向何处而去了,屯卦就这样有陨自天的来到了《易》?如果真的这样,《西游记》里面悟空见到屯卦也得甘拜下风了,悟空不过是从石头里蹦出来,可是屯卦却是从天上来的。

第三卦的位置何等重要啊!
乾坤两卦定的是道,大家都习惯叫天道与地道,那么到了第三卦就顺理成章的是人道了。也许有人会说继续讲天地大道也没什么不对,可是光讲天地大道,不讲讲实用于人道,是不是不太容易理解啊?举例说明是不是更好?讲人道其实就是天地道的举例说明,实用于物道与人道应如何,道法天地,法天地而行这话想来很多人听过。这和马列主义用于中国是一样的。乾坤之道为马列,那物道与人道就是毛泽东思想。
如果《易》是我们写的,我们会不会把人道搞的那么远?要找好半天才能找到,任何一本书都讲逻辑与体系,就算是悬疑片,也都有必然的因果,何况是《易》?

我们就试着推一下屯卦是如何从乾坤两卦发展而来的,然后看他是不是合天道地道,再看他是不是合人道,如果合了,就是正确的,如果不合,就是错误的。
阴生阳与阳生阴是先天状态,人道的特点之一就是有了阴阳相和并有了思想,这是先天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在释解乾坤两卦时我已经把乾坤各爻于后的发展简略的提示了一下,其依据是爻辞的延续性。《易》天下最严谨的一本书,如果《易》只是如排列组合一样给出了六十个四卦,那先祖的智慧又从何谈起呢?

乾坤两卦生屯的过程我用此图表示一下,先做个说明:
1、左图还是我们在释解乾坤时用的图;
2、右侧加上了屯卦;
3、屯卦左侧黄圆内的数字用来表示屯卦是如何一步步从乾坤两卦发展而来;
4、右图黑色爻为坤之原始阴爻;
5、右图红色爻为乾之原始阳爻;
6、屯卦爻上名称是在乾坤时的原始爻的名称,是他们在乾坤时的原始身份。
屯卦是上经的真正开始,《易》卦是以乾为父、坤为母两卦为一体,其用为阴阳相和而生屯需两卦,这是乾坤两坤的后天属性,乾为父坤为母。相和与有后是以两卦之爻重新组合的方式表现的,乾坤两卦的爻如两堆六根的筮草混在了一起,然后重新生成了屯与需,本篇重点释解乾坤生屯。
简单的理解就是把乾坤两卦的爻写上他们的名字,然后胡乱放在一起,然后从里面按着人道先挑出六个组成屯卦,余下的再按人道组成了需卦。
第一步,坤之初六入屯之六爻位而成屯卦上六爻。
天尊地卑之天尊,体现天尊用乾卦上九,毕竟这是乾之最高爻位,是最好的体现方式。天地大道第一条就是天地定位,这样去想最合理的。可天尊与地卑并不能完全表达天地之伟大之先天功用,尤其是乾阳生阴之用九与坤阴生阳之用六之质变功用。就阴阳、刚柔等对立统一的关系而言,天地最大功用不是人人都知道的天行健,而是乾阳能生阴并坤阴能生阳,这才是天地之极致时的质变表现。乾坤两卦有先后天属性,这么伟大的代表绝对代表他们先天标致的记号要不要纪念一下?要不要让人一看到他们就想起他们先天的伟大?所以体现天尊时选了乾卦的上九经用九而变的坤卦初六而未用上九,上九真是亢龙有悔啊,居然未进屯卦,如果没有经用九生坤之初六,上屯卦的一定是他,而且是绝对的首选。坤之初六与乾之上九一样,都带着用九,只是用九位于乾之上九之尾,而于坤之初六则是位于其首。不要忘了坤之初六与乾之上九是同位爻,如果按严谨次序来排,同一个爻位都带用九,坤之初六当仁不让的入了屯之顶爻,这当然和于天地大道。

第二步,乾之初九入屯之初爻位而成屯卦初九爻。
天尊地卑之地卑,在先天必须是阳顺阴逆,因为先有的先天阳,后有的先天阴。到了后天,阴阳相和才能有后,因此某种意义上说阴阳平等了,或是说平等了不少。因此说阳顺阴逆也成,说阴顺阳逆也成,只是参照物或是角度不一样。乾坤两卦作为一个整体来看,乾卦初九与坤卦上六就都是底爻。同天尊一样,地卑最好的选择当是坤之上六出任初爻位。可是也和天尊一样,地顺并不能完全体现地的伟大,而地最伟大的功用在于地之上六经用六而阴生阳,这当然也合天地大道,道理与第一步一样。天之上九都未上屯卦,地之上六自然也不能让,谦也。两个顶爻都不上对于乾坤两卦来说,也是一种平衡与平等。
如果乾之上九入到顶爻,而坤之上六入到底爻,那么很容易让人记不起他们的伟大功用,而正因现在这样排,看着有些不合常理,但正是这种所谓的不合常理总是提醒人们,后天一定要记得先天之功啊,没有先天没有后天啊,先天为体后天为用啊。

第三步,乾卦九五入屯之五爻成屯卦九五。
初与上这两爻确定,接下来确定的就是被尊为王位、君位、帝位的五爻,如果把这个位置给了阴爻,显然有失体统,更失天地大道,阴阳错位。《易》之扶阳抑阴是常态,二爻与五爻一定还是阳在上而阴在下,这个位置的人选是唯一的,只能是乾卦九五,九五是飞龙在天,而且本来就是乾卦五爻,这当然也是合天地大道的,也相当的合人道,君道不是人道吗?阳上而阴下,从天地定位起就是这样的。此亦合两仪之道,先有天,后有地。
第四步,与五爻对应的是二爻,二爻柔位,与五爻同列上下两卦的中爻,应与不应是关键,乾坤生的第一个孩子安能不应?如果把这个位置给了阳爻而与九五之君无应,实在是大大的不应敬,更不和人道,君居然无正应正配?到哪都说不通,毕竟君就是君,不是寺院的住持。乾坤一共十二个爻,现在只用了三个,还有九个。在这样宽松的情况下如果真的君无应,实在太不和谐了,实在太不应该了。最合适的人选只有一个,坤卦六五。坤卦六五爻辞“黄裳,吉”。在此就真切的体现出来了,绝对的不二人选,绝对的必须入二爻位,不仅阴爻柔位,还与九五正应,而且其于乾坤两卦一体的对应位置根本没变,天作之和。坤之六五应乾之九五,这不仅和了天地大道,还和了人道,尤其是和了帝道。
因为一些理论认为五爻与二爻才是最重要的,那么就先排第三步与第四步,再排第一步与第二步就是了,前四步这样这样调整于我们排定屯卦之爻的本质并无影响。天、地、君、后都安排好了,其他两爻相对就容易一些,容易也不能胡来更不能马虎,一定得仔细推敲。

第五步,坤之六三入屯卦四爻位而成屯卦六四。
接下来要选的就是屯卦的三爻和四爻,先定四爻是必须的,因为四爻离君位近,得放一个踏实的爻于这里。这时只有两个人选,就是乾卦的四爻与坤卦的三爻,这两个爻在乾坤一体时在一个爻位上,哪个好就用哪个.
“坤卦六三:含章可贞。或从王事,无成,有终。”
“乾卦九四:或跃在渊,无咎。”
一个是有本事而不用,另一个是有一本事就想试试,虽然阴阳有别,于人道而言,九五一定会喜欢六四,这当然不仅仅因为他是阴是个女人。如果九四真的有本事而真能助君,也有入选的可能,显然他的表现和六四相比还是差了些,坤之六三入屯卦四爻位而成屯卦六四,这是第五步。君乘于其上,与其阴相和的机会也多了一些,一夫有几个妻妾也是合人道的,当然也合君道。从屯卦后来的发展中我们也证明了此点,在屯卦变咸卦时此爻与九五不仅长期媾和还生了一个儿子,不过依然是无成有终的与君最终分开而被其正应即屯之初九所纳。
第六步,坤之六四入屯卦三爻位成屯卦六三爻。
屯卦五爻已定,只余下一个三爻待定。还是两个人选,乾卦九三与坤卦六四.
“乾卦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
“坤卦六四:括櫜,无咎,无誉。”
一个是惕龙每天思想,一个是括櫜,有本事不用的谦谦姿态,谦卦于《易》之六十四卦当中也是唯一一个无凶无吝的卦,显然六四上卦当之无愧,而九三健而惕,差些意思。
至此,屯卦以乾坤两卦为基础发展了出来,对于乾坤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屯之上卦的爻均是以原位置上卦的,这是与乾坤生需不一样的。
研究到了这,不知是否还有人怀疑乾坤两卦这样生出了屯?
如果《易》不能够说服所有人,那就一定不要《易》。
乾坤两卦生屯卦当然不仅仅是这佐证,为了能够更加的说明这个变化的合理性,我们再来看看下面的分析:
1、屯卦的六二与九五正应,初九是坤之用六所生新生阳不盛,放在那里在他长成之前起码没有勾引六二并与六二相和的问题。九五会不会放一个帅的要命又阳刚的要命的阳爻于初九位?如果是您,您的未婚妻在外地,您会不会安排一个帅得要命的成年男性天天陪着他?夫道算不算人道?
2、从古至民国,一个男人几个女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最主要是因为当时卫生条件下,新生儿存活率低,多几个女人就多生几个孩子,多几个孩子成活的几率就高一些。因此就算九五身边全是阴爻,对于六二来说也无话可说,因为当时的社会就是这样。有隔夜米尚且纳个小妾,又何况是君?上六、六四与九五一乘一阴,这貌似也合妇道,妇道也是人道。难道不和夫道与帝道?
3、还记得坤卦卦辞:利西南得朋,东北丧朋吧。这也是一条超级重要或是说一锤定音的线索,主人公是坤卦上六经用六而生的乾卦的初九新生阳,目前是屯卦的初九。大家看一下屯卦的互卦,刚好二三四爻构成的坤卦在初九的上面,此为得朋,而三四五爻构成的互卦艮刚好被六二隔开,此为丧朋,使这个阳爻远离了艮,真是西南得朋与东北丧朋啊。
4、除去初九为新生阳,其他四爻只有一个九五阳爻,真是十分的合夫道,夫道也是人道,初九属蒙童,于阴阳之事尚未开化,对九五构不成任何威胁。
5、再让我们看看爻之间的关系,六二与九五正应前面分析过于此不复细述。说别的爻,初九与六四正应,初九为小童,而六四有应亦无法相和,承于九五因此只能和于九五,此点于后续各卦的发展中被体现了出来。不应的是六三和上六,上六与六三于上下卦同位而无应,因此初六长成也只能和于其所乘的九五。而六三即坤之六四之顺从或是叫忍受我们再重复一下:括櫜,无咎,无誉。上六在坤卦时的爻辞相信大家也没有忘:履霜,坚冰至。女人嘛,长大成长,自需要阴阳相和,他没的选择,只有九五,九五是君,坚冰致指的是与君配,女人之极也不过如此了。人道啊,被计算的如此巧妙,只有九五是最划算的,其为君,划算也是合理的,谁让他是君呢?
6、屯卦卦辞也是从初爻起,所有的卦都一样,既然乾坤皆有后天属性,卦爻辞也有后天属性。坤卦在卦辞里对新生阳的说法有一句是这样的:先迷后得主。而屯卦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迷为因,磐桓为果,顺序而来,看清楚了才有了利建侯的最终结论。
7、屯的意思是难行不进,不禁让我又想到坤卦上六的爻辞:龙战于野,其血玄黄。新生命的诞生又怎会一帆风顺,屯卦卦辞也与坤卦上六合上了,对应关系明确而直接。
结论是:屯卦就是这样变来的!

先祖的智慧与严谨于此体现的淋漓尽致,在推导这卦时我相信先古圣贤也有各种各样的困惑,到底该用哪个爻?到底应是哪个卦排于乾坤之后?我们如何留下线索让后人知道屯从何而来又往哪去。
我们从乾坤推导出的屯卦合天、地、人道,实在看不出哪不合,屯卦作为《易》之第三卦即乾坤之长子,就是这样被练出来的!

二、邵子论道
说了半天“道”,到底什么是道?让我们用心体会邵子的经典论述。
《观物篇》: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物由道而形,人由道而行。天、地、人、物则异也,其于由道一也。夫道也者,道也。道无形,行之则见于事矣。如道路之道,坦然,使千亿万年行之,人知其归者也。或曰:“君子道长则小人道消,君子道消则小人道长。长者是,则消者非也;消者是,则长者非也。何以知正道邪道之然乎?”吁,贼夫人之论也!
天由道而生,地由道而成,物由道而形,人由道而行。天、地、人、物是不一样的,但源由却是一样的。道,就是道理。道理无形,按道做事就体现在事情上了。道也和道路的道是一个意思,平坦,就能让千亿万的人走在上面年,人们知道这其中的原因。可以这样说:“君子的路长小人的路就缩,君子的缩那么小人的路就长,长是肯定,缩就是否定,如果缩肯定,那么长就是否定。我们又怎么知道正道邪两道就是那样呢?”哎,最鬼的就是人的论断了!
《观物篇》:不曰君行君事,臣行臣事,父行父事,子行子事,夫行夫事,妻行妻事,君子行君子事,小人行小人事,中国行中国事,夷狄行夷狄事谓之正道。君行臣事,臣行君事,父行子事,子行父事,夫行妻事,妻行夫事,君子行小人事,小人行君子事,中国行夷狄事,夷狄行中国事,谓之邪道。
不说君行君事,臣行臣事,父行父事,子行子事,夫行夫事,妻行妻事,君子行君子事,小人行小人事,中国行中国事,夷狄行夷狄事是正道。但君行臣事,臣行君事,父行子事,子行父事,夫行妻事,妻行夫事,君子行小人事,小人行君子事,中国行夷狄事,夷狄行中国事,一定就是邪道。
三、屯卦首现不和谐
纯阳之乾与纯阴之坤,因各爻志同,因此和谐无比,或是在说在先天状态时都是混沌未开,就和亚当夏娃未吃禁果前一样,生活的无忧无虑,甚得上帝喜受。到了后天的屯卦就不一样了,卦里有阴有阳,每爻又是一个人,人多了事情就多,还是因为人有思想,因此就有了阴阳之间并同性之间的各种复杂关系,因此也就有了可能的和谐与不和谐。屯卦各爻都是由乾坤两卦发展而来,其原始身份为体,于屯卦时的身份为用,体用结合就清晰多了,从第三卦开始一定得养成综合分析各爻情况的习惯。
分析完了屯卦是如何来的,接下来我们分析屯卦的卦爻辞。
屯卦,总卦序第三卦,卦辞: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候。
屯两个读音tún、zhūn,于《易》我们通常情况下读zhūn.
屯,从屮(chè)贯一。屮,草。一,土地。象草木初生的艰难,种子刚刚破土而出的状态。屯同迍,难行不进的样子。
屯当然也和屯积之意,《易》字一字多意是常见的事。于此我们先知道屯的意思,这样解爻辞时不会乱,拿不定主意时以屯的意思为主,解完爻辞后再反回来解卦辞。
刚刚推导的乾父坤母生屯的过程告一段落,现在真正意义的纯后天第一卦屯闪亮登场!

先看上下卦同位并有正应的初九与六四。
初九:磐桓,利居贞,利建侯。
六四:乘马班如,求婚媾往,吉,无不利。
初爻接卦辞而来,同时也是接坤卦给此爻定性的先迷后得主而来。故初九虽阳爻刚位理应健行,可是因潜龙勿用宜静不宜动。屯卦卦辞里有勿用,因此初九现在不动也是与卦辞合,勿用也许也指的别的爻,但肯定也是给此爻定的性。阳爻之勿用就是不往而守,不征而待。初九与六四正应,初九不动,则正应六四必来,六四一动也成了勿用,阴爻之用为静,勿用当然就是动,既然勿用,必有攸往,往正应初九处去完婚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因此吉,无不利。
再看六二与九五。
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九五:屯其膏,小贞吉;大贞凶。
两爻得中并正应,尤其九五还居尊位,看着还是不错的。六二等了十年,终于等到九五前来迎娶,六二已经守了好久了。他的真实身份是来屯卦之前的坤之六五,在坤卦之六三即本卦的六四都已经或从王事,而六五至本卦才由初至五才被迎进门,确实等了整整十年。我们知道乾之上九经用九生阴,新生阴经初六、六二、六三、六四初爻发展到五爻,一爻一个“一得贰”,刚好数十。六五在初初六、六二、六三、六四这些位置上均没有等到君来娶,天时不到。等他来娶的时候,已经到了非娶不行的时候,如果不娶,君都不安了。
六二乘于初九之上,初九的真实身份虽是新生阳,但也必然长大,小的时候不通男女之事当然老实,长大了可就不好说了,所以随着他不断长大,六二随时有被初九掠为己用的可能,因此在九五爻辞里说,小贞吉,大贞凶。小指的是六二,阴爻为小,而大指的是九五,阳爻为大。屯于此是屯积之意,其,指的是九五,膏指的是六二。六二守而有好结果,故可贞。而九五不迎娶六二,将其屯之,苦了六二,可是九五却舒服的很,下有六四上有上六,左拥右抱的,最有可能的当然是六四,六四成年了,初六还小,等初六长大了,无应相和,自然也是九五的。九五乘于六四之上且为君,再加上六四之应初发还不通男女之事,九五近水楼台自是先得月。
十的另外一个理解就是旬,旬有旬空,一旬十年,如一世三十年分为上中下旬,会有两个地支轮空,也叫旬空,六二爻就是被九五旬空掉的。十代表一旬结束,在下一旬里被旬空的地支会重新排进来,阳为干,阴为支,因此十如此解释也合理。
六二乘于初九之上,初九的真实身份虽是新生阳,但也有长大的可能,现在老实,长大了可就不好说了,所以随着他不断长大,六二随时有被初九掠为己用的可能,因此在九五爻辞里说,小贞吉,大贞凶。小指的是六二,阴爻为小,而大指的是九五,屯于此是屯积之意,其,指的是九五,膏指的是六二。六二守而有好结果,故可贞。而九五不迎娶六二,将其屯之,九五也不可能没有阴相和,此阴当然是六四因为上六还小,九五乘于六四之上且为君,其近水楼台自是先得月。
还记得六四的前身是坤卦的六三,说的是或从王事,无成,有终。在此也体现出来了,九五是始乱终弃此谓无成,而六四去找初九,此为有终,当时用的是或,不是一定,就是说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而九五显然就真是这么做了,可是他心里也虚,再健行也要适可而止,终于放了六四而纳六二。再长时间占着六四,估计初九也不答应,一方面可能报复的将乘于其上的六二先占上,另一方面也可能出击九五并将六四抢回,这是十分有可能的事情,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再看看六三爻怎么说。
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六三阴爻刚位不正且无应,就如即鹿无虞一般瞎转,也想着找个依靠,只有九五合适,初九太小,九五乘着六四应于六二承于上六,自己的机会实在太小了。君子就是男人,男人太少,不如算了,一是难度大,二是就算努力结果也亦未可知。即鹿无虞解爻时细解。

做法相反的是上六,我们来看看上六的爻辞。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上六是乾卦上九生的新生阴,上六小的时候当然不会想这些事,也不觉得什么。六五等了十年,这初六怎么算也十周岁了吧。以前十几岁就嫁人的属普遍情况,大了需要了,九五不要六四了却没要自己,而去迎娶六二了,自己年纪轻轻的为什么九五不要啊,上六死活不明白,就骑着马去追,哭得真是惨啊,也真是可怜。他哪明白啊,九五也没办法,再不娶六二进门,九五作为君就有可能被戴绿帽子,这种事是君所不能容忍的,毕竟这是乾坤后的第一卦,君怎么可能让自己的正应先被别人占了呢?只有自己先占别人正应的份儿,根本不可能让别人占了自己的便宜。
《易》卦之卦爻辞,都十分精辟,甚或一段过程都用几个字精辟的表达出来,因此在释卦时明确其场景与角色,这样才能更精确的理解卦的意思。比如本卦的初九与上六,其身份都是初生阳与初生阴,他们长大了才有了九五的担心和上六苦追九五,并且发展出了九五放六四走和六四从初九的事。

对于各爻的分析,前面只能叫分析,不是精确释解各爻,我们了解了背景与人物关系,是为了更精确的释解各爻,接下来我们顺序释解各爻辞,于后总结卦辞。

上六:乘马班如,泣血涟如。
先说说卦象吧,上卦坎为泪为泣,坎为血,上六是顶爻,如果按人的部取象,也是在头部,取象很合理。
上六与六三不应,但乘于九五,因此想方设法的接近并亲近九五,最终未果。上六也是骑着马想破除一切困难,可是先有六四与九五相缠绵,后有九五要纳六二,根本就轮不到上六的份儿。上六伤心至极啊,人困马乏,甚至都哭出了血。上六也不明白,自己是最年轻的阴爻,为什么九五就是不要自己而要六四和六二呢?如果这个世界上的事都能让一个刚成年或是接近成年的小女生看透,这个世界也太简单了。上六一定有这样的疑问,在本卦向后的发展中必会给一个交待,我们也先屯其膏,不急着知道结果,现在知道他苦追九五而未果就成了。
最后我们来看看屯卦卦辞:屯,元亨,利贞。勿用有攸往。利建候。
屯卦是在乾坤之后的真正意义的纯后天第一卦,有天有地之后,天道、地道已成,人道始行。由坤卦上六之龙战于野我们已知道,地面万物艰难的开始生长,屯卦为人道之始。万物破土而出确实如战一般,其实哪个生命又不是战呢?首先要战胜的就是自己,战胜不了自己安能破土而出?
侯的字形是布下有矢,矢者,阳也,健也,藏于布下为勿用。静而不动的坚守会有收获,如果动则无,动即是用,用则攸往亦无。
屯;艰难的守侯。
元亨;从开始就是通畅的,指的是初九等六四,六二等九五,这本身就是乾坤生屯时就定好的正应,因此用了元亨,元一定有起始,有源头。有乾坤这样的父母,由乾坤两卦之精选爻构成的屯,亨是必须的。自开始就是通畅的,这个开始就是自乾坤起,各爻均是从乾坤精选而出。如果正应都不亨就没得亨了。
利贞;在坚守中会有收获,指的也是初九与六二,都没动,动也没用。捎带着指了上六与六三,静等就有机会,动了也是白动。
勿用有攸往;不作为会有长远的发展,六三是不作为,上六作为了可是无果,因经无利无攸往。初九与六二皆待正应,亦为勿用。九五为君,用与无用皆一样,他说的算,但不能太过格,过格可以,君有特权,但太过则有凶祸。六四者,和九五鬼混在一起,一个巴掌拍不想,他也有脱不开的干系,本来应和六二一样,为初九死守,但他没做到,这就是有用,有用自然是无利。阴爻本应静,勿用即是动,动而去初九处,尚有可能有利,现在十分明确的是九五已经不要他了。各爻于卦辞中就已经对其未来的发展定了方向,而在其发展中亦是向着这个方向而去的。
利建侯,在建设自己的侯国,指未强大时先强自己,于本卦而言如此,对初九而言更是如此。自己不强大就只能看着,不合理的也是合理的,比如九五占有六四多年。而自己强大了,不合理的也会合理,如掠六二为己用。
我们分析的屯卦,六个爻六个人,六个人有男有女,爻与爻有应承乘的关系,不和皆是因为凶字已经出现。六个人的关系够复杂,各有各的想法,因此也各有各的做法,对的自然是吉,不对的有可能凶,适可而止,见好就收是上策。我一直讲《易》是教导人如何做人如何做事的书,至此相信大家都相信了。
这么复杂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多人不好把握,如果自己去想也许也想不明白,于是先贤们就把用卦的方式成了卦象,又用卦爻辞的方式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应对,用心良好。
这只是真正意义后天卦的开始,就如亚当夏娃再怎么样也和乾坤一样,出不了大格,毕竟是上帝亲手造的,可是到了第二代该隐和亚伯就不是这样了,不仅有忌有眼,还有了杀戮。屯与需也是第二代,现在也仅是刚刚开始有不和谐。
说到不和谐,我们就来总结一下本卦各爻间的不和谐。
初九的正应和九五鬼混在了一起,自己却没的用,不和谐;
六二本应是九五的正应早该被娶进门,但九五自己风流却屯着自己,不和谐;
六三成年女人,男人太少,还是没想这问题了,不和谐;
六四占了别人的男人,只因自己的太小,甚至有可能因此给君带来凶祸,不和谐;
九五开始是还不错,可是后来初九渐渐成长,他也感到了危机,不和谐;上六苦追自己却无法给人家一个说法,不和谐;
上六和六三差不多,都是没人要,只是六三是自己退出竞争,而上六是争了半天也没争到,不和谐。
乾坤的和谐刚到屯卦被开始了这么多不和谐,有了不和谐和才需要学习如何和谐与如何应对不和谐,《易》因此而精彩!

 

 

于本篇最后把“侯”的相关资料发于此做为参考。

侯从两个方面理解,第一个爵位,第二个侯国。侯,《说文》本作矦。从人从厂。象张布之状,矢在其下。《汉书》多作矦。从矢取射义,射之有侯。古者以射选贤,射中者获封爵,故因谓之诸侯。
《周礼》方千里曰国畿,其外方五百里曰侯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甸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卫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蛮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夷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镇畿,又其外方五百里曰蕃畿。
公,身居高位的天子重臣称公,所见有周公、召公、毕公、明公、井公、毛公、芮公等。可以肯定的称公诸侯,有宋平公、宋元公、宋景公、宋昭公。侯,西周春秋时代行用最普遍的爵称是侯。
金文所见主要是周初始封的周姓诸侯,如鲁侯、康侯、邢侯、蔡侯、滕侯、虞侯、荀侯、曾侯等。称侯的异姓国君,除与周室关系非同寻常的姜齐以及取而代之的田齐外,大都是周初褒封的前代帝王之后,或者早已存在的“先封”之国,有铸、陈、纪等。伯,西周时代称伯的诸侯,多为文献记载较少的小国之君,有的是畿内封君,如荣伯、井伯、杜伯、单伯、散伯、徵伯、过伯、夷伯等。春秋时代明确称伯的国君,主要有郑伯和曹伯。子,金文中的子明确属于爵称的,主要有北子和沈子。文献中其他诸子,尚无金文印证。男,《春秋》所见男爵仅有许国。1967年陕西长安县马王村出土一件西周晚期的铜鼎,证实许国国君的爵称确为男爵。
用,与体相对
就乾坤两卦来说
在先天乾坤循环的装态下
以乾卦为体,在上九之末即坤之初六之初这个交接点的位置就是用九,全称可以叫用九生阴,九是阳,因此可以叫用阳生阴,用就是用处.如果站在坤的角度则可以叫起六,即起阴,阴的起点.但这样叫,只体现了起点,没有体现起点之源,没有完整的体现体用关系.
而经常性的有一体多用,如一个人可以兼几个职,一个人的性格有几种特点等.
因此先天乾做为先天阳,用很多,如日月星辰等.
用九也仅在先天状态下乾坤互生时才有,到了后天卦就没有了.
同理用六也是一个道理,用六生阳,六是阴,即用阴生阳
如此先天乾坤循环并生生不息.

重要提示:本文由不二发布于太极之巅易经学习网,本站为易经(周易)免费学习网,所存图书资料、文章及链接主要来自网络,版权为来源网站、资源作者或原版权人所有。本站内容仅供易经爱好者学习、阅读或研究。如果认为内容有收藏价值,请购买正版书籍。在不侵犯他人权益的情况下,可任意复制或是转载本站资源,但决不可将本站资源用于商业用途。本站不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如果作品的收录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以便及时撤除或作相应处理。 感谢您的支持!

赞(0) 打赏
标签:

谈谈呗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其小无内,其大无外者,谓之太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