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之巅
最全易经学习网站

易经六十四卦之屯卦六二爻正解

地位多誉之时(中正);变兑错艮综巽。

屯卦六二原文:

屯卦六二爻辞(繁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屯卦六二爻辞(简体):六二: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三国吴)虞翻:

[乘馬班加。]虞翻曰:屯邅盤桓,謂初也。震為馬作足,二乘初,故乘馬。班,躓也。馬不進,故班如矣。 [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虞翻曰:匪非也。寇謂五。坎為寇盜,應在坎,故匪寇。陰陽德正,故婚媾。字,妊娠也。三失位,變復體離。離為女子,為大腹,故稱字。今失位為坤,離象不見,故女子貞不字。坤數十。三動反正,離女大腹。故十年反常乃字。謂成既濟定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东汉)荀爽:

荀爽曰:陽動而止,故屯如也。陰乘於陽,故邅如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本義》:班,分布不進之貌。字,許嫁也。《禮》曰:女子許嫁,笄而字。六二陰柔中正,有應於上,而乘初剛,故為所難,而邅回不進。然初非為寇也,乃求與已為婚媾耳,但己守正,故不之許,至於十年,數窮理極,則妄求者去。正應者合,而可許矣。爻有此象,故因以戒占者。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程傳》:二以陰柔居屯之世,雖正應在上,而逼於初剛,故屯難。邅,回:如,辭也。乘馬,欲行也。欲從正應而復班如,不能進也。班,分布之義。下馬為班,與馬異處也。二當屯世,雖不能自濟,而居中得正,有應在上,不失義者也。然逼近於初,陰乃陽所求,柔者剛所陵。柔當屯時,固難自濟,又為剛陽所逼,故為難也。設匪逼於寇難,則往求子婚媾矣。婚媾,正應也。寇,非理而至者。二守中正,不苟合於初,所以不字。苟貞固不易,至於十年,屯極必通,乃獲正應而字育矣。以女子陰柔,苟能守其志節,久必獲通,況君子守道不回乎。初為賢明剛正之人,而為寇以侵逼於人,何也?曰:此自據二以柔近剛而為義,更不計初之德如何也。易之取義如此。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宋)張浚:

張氏浚曰:「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蓋以二抱節守志於艱難之世,而不失其貞也,若太公在海濱,伊尹在莘野,孔明在南陽,義不苟合,是為女貞。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南宋)朱熹:

《語類》云:耿氏解「女子貞不字」作許嫁笄而字。貞不字者,未許嫁也,卻與婚媾之義相通。伊川說作字育之字。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屯、邅皆不能前進之意。班與《書》班師並,岳飛班師班字同。回還不進之意。震於馬為馵足,為作足,班如之象也。應爻為坎,坎為盜,寇之象也。指初也,婦嫁曰婚,再嫁曰媾,婚媾指五也。變兌為少女,女子之象也。字者許嫁也。《禮》:女子許嫁,笄而字。此女子則指六二也。貞者正也,不字者不字於初也。乃字者,乃字于五也。中爻艮止,不字之象也。中爻坤土,土數成于十,十之象也。若以人事論,光武當屯難之時,竇融割據,志在光武,為隗囂所隔,乘馬班如也。久之終歸于漢,十年乃字也。

六二柔順中正,當屯難之時,上與五應,但乘初之剛,故為所難,有屯邅班如之象,不得進與五合,使非初之寇難,即與五成其婚媾,不至十年之久矣。惟因初之難,六二守其中正,不肯與之苟合,所以不字,至于十年之久。難久必通,乃反其常,而字正應矣,故又有此象也。占者當如是則可。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清)李光地:

【案】:易言「匪寇婚媾」者凡三:屯二、賁四、睽上也。《本義》與程傳說不同,學者擇而從之可也。然賁之為卦,非有屯難睽隔之象,則爻義有所難通者。詳玩辭意,「屯如邅如,乘馬斑如」,與「賁如皤如,白馬翰如」文體正相似。其下文皆接之曰「匪寇婚媾」。然則「屯如邅如」,及「賁如皤如」,皆當讀斷,蓋兩爻之自處者如是也。「乘馬班如」及「白馬翰如」,皆當連下「匪寇婚媾」讀,言彼乘馬者非寇,乃吾之婚媾也。此之「乘馬班如」謂五,賁之「白馬翰如」謂初,言「匪寇婚媾」,不過指明其為正應而可從耳。此卦下雷上云,雷聲盤回,故言「磐桓」「邅如」者,下卦也。雲物班布,故言班如者,上卦也。四與上皆言「乘馬班如」,五之為「乘馬班如」,則於六二言之。此亦可備一說也。

---(清)李光地撰【周易折中】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春秋)子夏:

隂者,依陽而成也。況當此,屯時欲進,應五。雖至於乘馬班如,裝飾器備而不可往者,乘初之?也。極數之變以待會終,得其依者,守中執志之正也。

---(春秋)旧本题【子夏易传】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二以陰柔居屯之世,雖正應在上,而逼於初剛,故屯難。邅,回;如,辭也。乘馬,欲行也。欲從正應而復班如,不能進也。班,分布之義。下馬爲班,與馬異處也。二當屯世,雖不能自濟,而居中得正,有應在上,不失義者也。然逼近於初,陰乃陽所求,柔者剛所陵。柔當屯時,固難自濟,又爲剛陽所逼,故爲難也。設匪逼于寇難,則往求子婚媾矣。婚媾,正應也。寇,非理而至者。二守中正,不苟合於初,所以「不字」。苟貞固不易,至於十年。屯極必通,乃獲正應而字育矣。以女子陰柔,苟能守其志節,久必獲通,况君子守道不回乎!初爲賢明剛正之人,而爲寇以侵逼於人,何也?曰:此自據二以柔近剛而爲義,更不計初之德如何也。《易》之取義如此。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苏轼

志欲從五而內忌於初,故屯邅不進也。夫初九,屯之君也,非寇也。六二之貞於五,也知有五而已,茍異於五者,則吾寇矣,吾焉知其德哉。是故以初為寇,曰吾非與寇為婚媾者也。然且不爭而成其貞,則初九之德至矣。

---(苏轼【东坡易传】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北宋张载

班,布,不进之貌。

---(北宋张载撰横渠易说】屯卦六二

(南宋杨万里

屯之六二,以陰柔之德,居大臣之位,非不欲濟時之屯也。然下則偪於初之剛,而乃為已之寇,上欲親於君之應,而有近之嫌,故邅如而不能行,班如而不能進。然則何以處之?如女子然,與其從寇而字,不若守正而不字,雖未得親於婚,久則寇定而自成其婚。婚而字焉,何遲之有?此王導相晉之事也。上有元明之二君,而下有王敦之強臣,導乃以寬大之度,柔順之才,處強臣之上,非乘剛遇寇而何?惟導守正不撓,而下不比於敦,待時觀變,而上不危其國,久而寇自平焉,君自信焉,國自安焉。此十年乃字,復其常之效也。謝安之於桓溫,初則伐其壁人之謀,徐而寢其九錫之命,強臣自斃,而王室以寧,亦屯之六二也。雖然,六二之邅如班如者,其病在於陰柔而无剛明之才耳。舜之於四凶,周公之於管蔡,孔子之於少正卯,何邅班之有。

---(南宋杨万里撰诚斋易传】屯卦六二

宋末俞琰

邅,張連反,難行不進之貌。乘,當依項平蓭,按陸德明釋文,做繩證反,四馬曰乘。班,分布貌,與《春秋左氏傳》「班荊」之班同。如,助語。六二,雖是震體之動,然非動之主,況其才柔弱,豈能濟屯,所以「屯如邅如,乘馬班如」者,待初九之動而後動也。五,坎體之盜,故言寇,與二正應,則匪寇矣,乃婚媾也。六二陰柔,故稱女子。《曲禮》云:「女子許嫁,笄而字。」字以代名也。今曰「女子貞不字」者,以初九近而見逼,故未可字也。十年乃字者,十年之後,初既求四為婚媾,則彼自得偶,无復見逼然後可以字也。婚媾而十年乃字,此亦屯道艱難而未能遽通之義。夫「屯如邅如,乘馬班如」自是一說,「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又自是一說。易中多有一爻而取兩象者,皆當分為兩說,混而為一則鑋矣。

---(宋末俞琰撰周易集说卷一屯卦六二

(唐)孔颖达

注云:志在乎五,不從於初。屯難之時,正道未行,與初相近而不相得,困於侵害,故屯邅也。時方屯難,正道未通,涉遠而行,難可以進,故曰乘馬班如也。寇謂初也。无初之難,則與五婚矣,故曰「匪寇婚媾」也。志在於五,不從於初,故曰女子貞不字也。屯難之世,勢不過十年者也。十年則反常,反常則本志斯獲矣。故曰十年乃字。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六二

(南宋)朱震

九五屯之主,六二中正而應,共濟乎屯者也。故曰屯如。二乘初九,欲往應五,迫於剛强邅回而不能去,故邅如。乾變震為作足之馬,震為足,乘馬也。初不應五,二欲應之,與馬別矣,故乘馬班如。春秋傳曰:有班馬之聲。杜氏曰:班別也,五坎為盜,盜據山險,寇也。男曰婚,女曰姻媾,男女別也。九五應六二,婚媾也。五自初九視之,有險難之象,寇也;自六二視之,匪寇也,婚媾也,特以乘剛故耳。初九、六二正也,而致六二之難者,剛乘柔則順,柔乘剛則逆,妻不亢夫,臣不敵君,天地之道。故曰六二之難,乘剛也。二五相易,五之二成兌,兌,女子也,二之五成坤,坤為母,女子而為母,字育也。坤見坎毀,剛柔以中正相濟,屯解之象。坤為年,其數十,六二守正不苟合於初而貞於五,是以不字,屯難之極至於十年。二五合,剛柔濟,兌女乃字。屯本臨二之五,合則九反二、六反五,坤為常,故曰反常也。王弼曰:「屯難之世,其勢不過,十年孰謂。」弼不知天乎?坤為年,何也?曰:歲,陽也,陽生子為復,息為臨,為泰,乾之三爻也。夏后氏建寅,商人建丑,周人建子,无非乾也。古之候歲者必謹候歲始,冬至日,臘明日,正月旦日,立春日,謂之四始。四始亦乾之三爻也。坤,十月,陰也,禾熟時也。故詩十月,納禾稼,春秋書有年,大有年喪禮,三年者,二十七月也。

---(南宋)朱震撰【汉上易传】卷一屯卦六二

释智旭:

柔德中正。上应九五。乃乘初九得民之侯。故邅如班如而不能进也。初本非寇。而二视之则以为寇矣。吾岂与寇为婚媾哉。宁守贞而不字。至于十年之久。乃能字于正应耳。吴幼清曰。二三四在坤为数十。过坤十数。则逢五正应而许嫁矣。佛法释者。此如从次第禅门修证功夫。盖以六居二。本是中正定法。但不能顿超。必备历观练熏修诸禅方见佛性。故为十年乃字。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清)孙星衍:

六二:屯如邅如,

【集解】子夏傳曰:如辭也。馬融曰:邅如難行不進之貌。[并釋文]

乘馬班加。

[釋文]乘,繩證反。子夏傳音繩。班如,鄭本作般。

案:《說文》引易曰:乘馬驙如。

【集解】子夏傳曰:班如,相牽不進貌。

[釋文]馬融曰:班,班旋不進也。

[疏]鄭康成曰:馬牝牡曰乘。[釋文]

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釋文]媾本作冓,本或作構者非。

【集解】馬融曰:重婚曰媾。鄭康成曰:冓猶會也。[并釋文]

---(清)孙星衍撰【周易集解】卷二屯卦六二(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屯如以時言,鬱塞而未通也。邅如以遇屯之時者言,遲回而未進也。班,分佈不進之貌。震于馬為馵足為作足,班如之象。女子許嫁,笄而字。六二變兌為少女,女子之象。三四五互為艮止,不字之象。二三四互為坤,坤數十,十年之象。六二陰柔中正,上應于五,然以乘初之剛,故為所難而邅回不進。然初非為寇也,乃求與已為婚媾耳。但二與五為正應,二貞于五。異于五者皆寇矣,焉知其德哉,故守正而不之許。至于十年,則妄求者去,正應者合。數窮理極而可許,故不字于初,終字于五也。爻象如此,占者得之,則宜如是。蓋全卦雖以屯初為主,而各爻又各以所處之位論其吉凶。唯二乘初剛,故為所難。二之質柔,故受人所制。欲應五不得,故屯邅不字。所應者正,故終有可字之時也。易爻有己正,而他爻視之為邪者。有己凶,而他爻得之為吉者。屯之初,正也,而二視之則為寇。旅之上,凶也,而五承之,則有譽命。蓋皆以所處之時位論之,不可泥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六二

 

朱邦復

爻:(位)中正,(應),(比)乘。

通:本爻變為澤,重卦為節。〔剛柔分而剛得中。〕

註:迍如邅如,乘馬班如--猶豫難行。

匪寇婚媾--匪徒來求婚。

象:震=馬,弱乘剛不可行。

外卦坎=盜,六二女、九五男=婚媾。

六二中正有德=貞不字。中爻坤數=十。

釋:猶豫難決,事不如意,應堅持原則,時至自成。

---朱邦復撰易經明道錄】屯卦六二

屯卦六二象传: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屯卦六二象传(简体):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唐)崔憬曰:

崔憬曰:下乘初九,故為之難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西汉)《九家易》:

《九家易》曰:陰出於坤,今還為坤,故曰反常也。陰出於坤,謂乾再索而得坎。今變成震,中有坤體,故言陰出於坤。今還於坤,謂二從初即逆,應五順也。去逆就順,陰陽道正,乃能長養,故曰十年乃字。

 

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為剛陽所逼,是其患難也。至於十年,則難久必通矣。乃得反其常,與正應合也。十,數之終也。

---(唐)李鼎祚撰【周易集解】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明)来知德:

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是其患難也。乘者居其上也,故曰六二之難。反常者,二五陰陽相應,理之常也。為剛所乘,則乖其常矣。難久必通,故十年乃字,而反其常。

---(明)来知德【周易集注】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北宋)程颐:

六二居屯之時,而又乘剛,為剛陽所逼,是其患難也。至於十年,則難久必通矣,乃得反其常,與正應合也。十,數之終也。

---(北宋)程颐撰【程氏易传】卷一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唐)孔颖达:

孔穎達疏:正義曰:「屯如邅如」者,屯是屯難,邅是邅迴,如是語辭也。言六二欲應於九五,即畏初九逼之,不敢前進,故屯如邅如也。「乘馬班如」者,《子夏傳》云:「班如者,謂相牽不進也」。馬季長云:「班,班旋不進也」。言二欲乘馬往適於五,正道未通,故班旋而不進也。「匪寇婚媾」者,寇謂初也,言二非有初九與巳作寇害,則得共五為婚媾矣。馬季長云:「重婚曰媾。」鄭玄云:「媾猶會也。」「女子貞不字」者,貞,正也,女子,謂六二也,女子以守貞正,不受初九之愛,字訓愛也。「十年乃字」者,十年難息之後,即初不害巳也。乃得往適於五,受五之字愛。十者數之極,數極則變,故云十年也。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者,釋所以「屯如邅如」也。有畏難者,以其乘陵初剛,不肯從之,故有難也。「十年乃字,反常」者,謂十年之後,屯難止息,得反常者,謂反常道,即二適于五,是其得常也。巳前有難,不得行常,十年難息,得反歸於常以隨五也。此爻因六二之象,以明女子婚媾之事,即其餘人事,亦當法此。猶如有人逼近於強,雖遠有外應,未敢苟進,被近者所陵,經久之後,乃得與應相合。是知萬事皆象於此,非唯男女而巳。諸爻所云陰陽、男女之象,義皆倣於此。

---(唐)孔颖达疏【周易正义】卷一屯卦象传

释智旭

乘刚故自成难。非初九难之也。数穷时极。乃反于常。明其不失女子之贞。佛法释者。乘刚即是烦恼障重。故非次第深修诸禅。不足以断惑而反归法性之常。

---(释智旭周易禅解】卷二屯卦象传(查看原文)

(清)陈梦雷:

乘剛,居初之上。為初所迫,失其常也。然理之所在,十年必反。守正不變,不悖常矣。終獲正應,復其常也。

---清)陈梦雷周易浅述】卷一屯卦象传

 

六二,屯如,追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译文]六二,创始艰难,彷徨不前。乘马的人纷纷而来,他们不是强盗,而是求婚者。女子守正不嫁,过了十年才出嫁。(如:语气词。邅如:难行不进貌。邅:音zhan。班如:纷纷而来之状。字:许嫁)。

《象》曰:六二之难,乘刚也。十年乃宇。反常也。

[译文]《象传》说:六二的难以前进,由于阴柔凌驾于阳刚之上。过了十年才许嫁,说明终于返归于常道。(反:即返。)

[提示]指出守正待时的重要。

六二以阴爻居阴位,力量柔弱,在艰难创始之时,自身是无力出险的。虽然有济险之志,但在坎险之前也只能徘徊彷徨。如欲出险,非得阳刚之助不可。屯卦中的阳爻只有初九和九五。初九倒是与六二近在比邻,一刚一柔。可是六二居于初九之上,是以柔凌刚,逆而不比,六二无法借助初九之力出险,仍然难以前进。所以《象传》说:“六二之难,乘刚也。”另一阳爻九五,与六二位置相对,阴阳相应,关系密切,九五果然乘马班班而来助于六二,迎娶六二。但六二当屯难之时,小心审慎,起先疑为歹人,后来才知道是求婚者。

为什么不马上缔结良缘,却等到十年后才出嫁呢?由于处于屯难之时,六二之前有六三、六四两个阴爻阻隔,六二不宜轻动,只有耐心地守正待时,直到十年之后,形势好转,六二方才出嫁。《象传》指出,这是由于十年后一切终于返归于常道。当然,六二得与之正应的九五之力。由此可见,摆脱创始时期的艰难,十分不易,要耐心等待各种条件成熟,有时甚至是长期等待。对屯卦的研讨,使我深感创业之难!

六二:屯如,邅(zhān)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贞,不字,十年乃字。
邅,《集韵》,难行不进貌。屯如,邅如,真的太难走了,实在太难走了。《太平寰宇记》卷四三:伏牛台在《赵城》县南十五里。按《帝王世纪》曰:伏羲风姓,蛇身人首,常居此台伏牛乘马,故曰伏牛台。乘马直译为骑着马即可,但从典故上另有制服并善其事的深层意思,这需要心里明白。
媾,《说文》重昏也。《左传•隐十一年》唯我郑国之有请谒焉,如舊昏媾。《注》妇之父曰昏,重昏曰媾。昏通婚,非首婚非第一次。
班,《尔雅•释言》,赋也。班如,险境将路分断的状态。匪,非也。
字,《说文》乳也。不字,就是未乳,其意为未嫁。
互卦坤为母为成年待嫁女,女贞就可以说明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说女子,概二者合为好,善也,有嘉许的意思。艮为止受阻,坎为陷,路被分断。坎为盗寇,震为善鸣马,卦象取的很贴切。象是《易》文化很有意思的一部分,有趣而且贴切,也就是说《易》会精辟决不会多一个字,也决不少一个字。
六二阴爻柔位得下卦中是由坤之六五发展至此,与君即九五正应并黄裳,九五来迎娶是必然的。坎陷艮止让九五来的艰难,而坎陷艮止者为六四也,六四承于九五与其相和相好久矣。一个十年乃字就说明了九五之风流亦久矣,此是屯如邅如。六二被九五屯积着不用,此亦是屯如。阴阳相和是后天《易》之大道,远非道德人士所言的不可说不能讲,如果失了阴阳相和也就没有《易》了。乘马班如的就是九五,一群骑着马的人冲破了六四的牵拌而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不是因为路上有盗寇打劫阻拦,而是九五与六四无成有终的媾和阻碍了君来迎亲,两人你好我好的风流快活,早把六二忘到一边去了。可是不管九五如何,六二却一直守贞如玉,坚守而待九五来迎娶,这一等就是十年,十年为一个象征时久的词,其于前细解过。你现在想娶正式了,我咋办,总得有个说法吧,所以啊,九五料理六四的事确实很麻烦,好在都料理好了,九五本事不小。毕竟不管再难,来迎娶六二了,就说明他料理好了。

重要提示:本文由不二发布于太极之巅易经学习网,本站为易经(周易)免费学习网,所存图书资料、文章及链接主要来自网络,版权为来源网站、资源作者或原版权人所有。本站内容仅供易经爱好者学习、阅读或研究。如果认为内容有收藏价值,请购买正版书籍。在不侵犯他人权益的情况下,可任意复制或是转载本站资源,但决不可将本站资源用于商业用途。本站不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如果作品的收录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以便及时撤除或作相应处理。 感谢您的支持!

赞(0) 打赏
标签:

谈谈呗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其小无内,其大无外者,谓之太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