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之巅
最全易经学习网站

易经六十四卦之未济上九爻正解

易经六十四卦之未济上九爻正解

天位易知之终(失正);变震错巽综艮。

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象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

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是。

朱熹:以刚明居《未济》之极,时将可以有为,而自信自养以俟命,“无咎”之道也。若纵而不反,如狐之涉水而“濡其首”,则过于自信而失其义矣。

程传:九以刚在上,刚之极也。居月之上,明之极也。刚极而能明,则不为躁而为决。明能烛理,刚能断义。居《未济》之极,非得济之位,无可济之理,则当乐天顺命而已。若《否》终则有倾,时之变也。《未济》则无极而自济之理,故止为《未济》之极,至诚安于义命而自乐,则可“无咎”。“饮酒”,自乐也。不乐其处,则忿躁陨获,入于凶咎矣。若从乐而耽肆过礼,至“濡其首”,亦非能安其处也。“有孚”,自信于中也。“失是”,失其宜也。如是则于有孚为失也。人之处患难,知其无可奈何,而放意不反者,岂安于义命者哉!

刘牧曰:《既济》以柔居上,止则乱也,故“濡其首厉”。《未济》以刚居上,穷则通矣,故“有孚于饮酒,无咎”。

石介曰:上九以刚明之德,是内“有孚”也。在《未济》之终,终又反于《既济》,故得饮酒自乐。若乐而不知节,复“濡其首”,则虽“有孚”,必失于此,此戒之之辞也。

邱富国曰:既言“饮酒”之“无咎”,复言饮酒濡首之失,何耶!盖饮酒可也,耽饮而至于濡首,则昔之“有孚”者,今失于是矣。

李简曰:《未济》之终,甫及《既济》,而复以濡首戒之。惧以终始,其要无咎,此之谓《易》之道也。

总论:郑汝谐曰:《既济》“初吉终乱”,《未济》则初乱终吉,以卦之体言之,《既济》则出明而之险,《未济》则出险而之明。以卦之义言之,济于始者必乱于终,乱于始者必济于终,天之道物之理固然也。

邱富国曰:内三爻,坎险也。初言濡尾之吝,二言曳轮之贞,三有征凶位不当之戒,皆未济之事也。外三爻,离明也。四言“伐鬼方”有赏,五言“君子之光有孚”,上言“饮酒无咎”,则未济为既济矣。

万善曰:《泰》之变为《既济》,《否》之变为《未济》,盖《既济》自《泰》而趋《否》者也,《未济》自《否》而趋《泰》者也。故《既济》爻辞无吉者,以其趋于《否》也。《未济》爻辞多吉,以其趋于《泰》也。《否》《泰》者,治乱对待之理。《既济》、《未济》者,《否》《泰》变更之渐也。

吴曰慎曰:《易》之为义,不易也。交易也,变易也。乾坤之纯,不易者也。《既济》《未济》,交易变易者也。以是始终,《易》之大义。

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

程传:“饮酒”至于“濡首”,“不知节”之甚也,所以至如是,不能安义命也,能安则不失其常矣。

孔颖达曰:释“饮酒”所以致“濡首”之难,以其不知止节故也。

李光地:《既济》之上,《彖》所谓“终乱”,《未济》之上,则《彖》所谓“汔济”者也,缘“尾”之象在初,故此不用“濡尾”之义,但戒以不可“濡首”而失其节,则犹之不续终之意也。

子夏易传;滿者自覆,謙者自益,非天之所為也。夫以未濟之初志存,而不懈以至於終濟,而信有其樂也,亦何咎哉。樂極志滿,道斯反矣,故濡其首,信失其樂哉。夫將濟者,力之及也。濟非大順而致也,力以取之,順以守之,乃得其久。旣濟而盈,將有覆矣。君子可無懼乎。
虞翻曰:坎为孚,谓四也。上之四介四,故“有孚”。饮酒流颐中,故“有孚于饮酒”。终变之正,故“无咎”。乾为首,五动首在酒中,失位,故“濡其首”矣。孚,信。是,正也。六位失正,故“有孚失是”。谓若殷纣沉湎于酒,以失天下也。
《象》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
虞翻曰:节,止也。艮为节,饮酒濡首,故“不知节矣”。

 

    上九。有孚于饮酒,无咎。濡其首,有孚失

    是。

[译文]上九,怀着必胜的信心举杯庆贺,没有咎害。但若沉湎于酒,将如小狐渡水沾湿头部,必然有失正道。(孚:信,的确。)

《象》曰:饮酒濡首。亦不知节也。

[译文]《象传》说:沉湎于饮酒如同小狐渡水沾湿头部,说明如此下去也太不知节制了。

[提示]未济而得既济,既济又复未济,易变无穷。

上九以阳居未济之极,物极必反,未济遂成既济,于是举杯庆贺,天下太平。但是作者笔锋一转,指出此时若沉湎于饮酒。就会转向其反面,重演小狐濡首的悲剧,正道尽失,既济又将变为未济。

在这最后一爻中,作者巧妙地再次浓缩和再现了未济——既济、既济——未济这一“物不可穷”的观点。一方面警醒世人慎待人生,须臾不可耽于逸乐;一方面卒章显其志,揭示了事物总是按着否定之否定的形式向前发展的辩证思想。

的确如此。《周易》由既济卦而未济卦的安排已经显示了作者的独具匠心,而既济、未济内部之爻的正反相向的变化又再次深化了这一思想。尽管如此,在未济卦最后一爻中,当我们再次读到这种否定之否定思想的表述时,我们仍要为作者深刻的思想和慎戒不已的精神所感动。而在这同时,我们也不得不同样为全卦最后一爻的《象传》的最后一句话“亦不知节也”所震撼。在这最后的一爻之内,由既济而未济的变化何其速也,关键在于“不知节”。在更多的情况下,不仅仅是客观原因促成事态的变化,主观因素往往更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可以说《周易》一方面讲天道讲客观规律,另一方面更多地是强调人谋,强调主观能动性。《周易》对宇宙与人类社会的探讨是全方位的,而我们只择取其人生哲理与处世智慧的这一方面来加以研究和探讨,正是为了汲取前人的经验教训,应用到我们自己的生活中去。

重要提示:本文由不二发布于太极之巅易经学习网,本站为易经(周易)免费学习网,所存图书资料、文章及链接主要来自网络,版权为来源网站、资源作者或原版权人所有。本站内容仅供易经爱好者学习、阅读或研究。如果认为内容有收藏价值,请购买正版书籍。在不侵犯他人权益的情况下,可任意复制或是转载本站资源,但决不可将本站资源用于商业用途。本站不承担由此带来的一切后果。如果作品的收录侵犯了您的权益,敬请告知,以便及时撤除或作相应处理。 感谢您的支持!

赞(0) 打赏
标签:

谈谈呗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 Q Q(选填)

其小无内,其大无外者,谓之太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

×
订阅图标按钮